是何故呀_

露中/曹荀/峰宇/晓薛瑶

耀,生日快乐。


我是你的子民,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


耀,你知道吗?


五千年和一百年的差距。


你的年龄和我的寿命。


耀,这使我常常想到死亡。

想到45亿年前的宇宙大爆炸。

想到四十五亿年后地球的陨灭。


你会是永恒的吗?


每次想到这里,我的心总是密密麻麻的疼。


我羡慕他们,耀,你未来的子民们。


他们会看到你的辉煌与成就。


我心疼他们,耀,你未来的子民们。


他们也会与你告别,踏向未知的宇宙。


就像我们一样。


真不想离开啊。


耀,我想陷在你的眼睛里。


我希望你是永恒的。


尽管在未来的某一天,万物都会消散。


所以我不求你强大,只求你幸福。


耀,你听见了吗?我亲爱的祖国,我是希望你幸福的。


无论我何时出生,何时死亡。


我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守护你。


因为我的一生,都是为了你。


耀,我最敬爱的祖国,生日快乐。

“XX女士,在结婚之前,我想问你三个问题。”

“请。”

“我有精神病,你介意吗?”

“不介意。”

“我不会和你发生性关系,所以我们也不会拥有孩子,你介意吗?”

“不介意。”

“我有爱人,且那个人永远都不会是你,你介意吗?”

“…我什么都不会介意的,先生,真的,请相信我,我,我也有爱人,但他在去年死在了战场上,我嫁给了你,我也会止不住想他的,我对你感到抱歉,但…”

“不用感到抱歉,我们是一路人。”

《我的L姓先生》

*我这龟速,可以说是年更了(其实没有这么严重orz.

*故事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2
五年的时光如白驹过隙般匆匆流逝,马天宇二十四岁了。

他辗转了大半个中国,摸爬滚打了整整五年,终是在H市有了稳定的工作。

五年间。
他最敬爱的爷爷去世了。
他看尽了世间百态,历尽了悲欢离合。
他有了爱人。
爱人姓陈。
是个男人。

陈先生对马天宇很好,他仿佛把所有的温柔都给了他,他在他最痛苦的时候拯救了他,宠着他,惯着他,让他成为了他生命中的那束光。

马天宇没想到是,五年前自己无比唾弃同性恋,竟会是五年后的自己。
他居然真的会爱上一个男人。
背德的爱恋,惊险又刺激,他想,若他离开,他便痛苦的要死了吧。

陈先生家里似乎很多金,这是马天宇从陈先生高档奢华的服饰和轿车感觉出来的,但陈先生从不向马天宇提起他的家里人。

起初,马天宇只是想熟络一下爱人的家人,后来见陈先生不太愿意提起家里的事,便也识趣地不再过问。

然而,在这段时间,马天宇发现了陈先生的不对劲。

“怎么了?”
“…没什么。”
“你答应过我,不会自己一个人扛着的。”
“……”
“…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吗?”
陈先生红着眼点了点头。
马天宇最见不得他这样,但是现在的他除了心疼,什么也做不了。
马天宇凑过去轻轻地抱住了陈先生。
他把头埋进他的臂弯里呢喃。
“天宇…我爸进局子了。”
“为什么?”
“贩毒。”
“贩毒?伯父怎么会贩毒呢?”
“嗯。是我对不起爸。”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他疑惑着,揉了揉男人蓬乱的头发。
“没什么。”
陈先生看似很疲倦,抬头轻轻地吻了吻马天宇,便缩在他怀里睡着了。

这天风大得吓人,马天宇气喘吁吁地赶到警局时,头发都给吹得竖了起来。

“警察同志!”马天宇瞟到了一位正闲着的警察,便随意地把头发往后一揽,大步流星地走过到那警察的办公桌前,低着头问:“局长在吗?我找你们局长。”

“抱歉,局长今天有事外出。”那警察急忙把手机往兜里一扔,站起身来来满怀歉意地说,“请问你有什么事吗?我可以帮你联系一下他。”

马天宇疯狂点头道谢,刚想说正事,就被这警察的样貌惊住了。
“咱俩,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呀…感觉你长得好熟悉…”马天宇疑惑地摸了摸下巴。
“…我们以前见过吗?”
“L姓先生!哇塞!真没想到能再次碰到你!五年了耶!真有缘!”
“…L姓先生是什么鬼……哦,我想起来了,你不就是五年前那个差点被强……呃呃的那个小孩儿吗!没想到还能再遇到你!”
“……昂对是我没错,哈哈。”
“你报恩来了?”
“昂…”
“嘿呀兄弟,当初嚷着要报恩的可是你呀,你不会自己给忘了吧?哈哈哈哈真可爱。”

马天宇特不想回忆起那段惨不忍睹的经历,后知后觉地发现报恩这个词简直羞耻爆了,尬笑了两声后才突然想起正事还没说呢,于是严肃地咳嗽了两声,开始扭转话题。

“那个,L姓先生,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就我伯父最近因为贩毒进了局子,但我特别清楚他的为人,我觉得这事肯定有蹊跷,所以我想见见你们局长,和他谈谈。”
“贩毒吗?就前两天被抓那大叔吧,那是你伯父?”
“嗯。”
“那好的我帮你联系一下。”
“谢谢你了。”
“没什么,”警察拨通了局长的号码,问,“年纪轻轻就有女朋友了?”
“啊?啊,哈哈,准确地说是男朋友啦。”
“…哦。”
“很奇怪吧?是很奇怪啦,哈哈。”
“没,我不歧视同性恋。”
“嗯。”马天宇冲他笑了笑。“谢谢L姓先生。”

警察怔了一怔,只觉得眼前的少年笑起来竟是这样好看,突然便忸怩于称呼上的生疏了。
“你还是别叫我叫得那么奇怪了吧。”
“嗯?”
“我叫李易峰。记住咯!”
“李易峰…”

“喂,局长?嗯,我是易峰。”

汤圆儿哥哥,你永远是深埋在我心底的一道疤。

无论是你的存在,还是你的消亡,都是在对这个充满恶意的世界的控诉。

The Truth That You Leave

愿你和温大哥在另一个世界里,岁月静好。

《我的L姓先生》


*人设非现实。

*有其他乱七八糟的CP乱入。

*我是绝对不会说我的文笔渣的因为说出来就会让人感觉真的很渣。

*狗血得一笔。

1
在马天宇的记忆中,小山村的东面有一条源远流长的大河,那条沉淀着时代山村人记忆的大河,与他相伴了十五年。

关于幼时的记忆早已模糊不清,只是依稀记得曾听母亲说过,那条河的尽头便是死亡,是人生的终点,等到最后的最后,等到宇宙也没有了,我们便都会在河的尽头重聚。

五岁那年,马天宇的父亲因为躲债跑路了,没过多久,母亲便去世了,小小的孩子啃着手指,眼睁睁地看着母亲被那些大高个抬走。

村里人愁苦着脸,告诉小孩子,“你的妈死了。”五岁的小孩子还不明白何谓死亡,他只是明白,大河将母亲带走了。

十五岁的马天宇早已辍了学,家里需要钱,他作为家中唯一一个年轻男丁,必须得拼命赚钱。

马天宇的工作总是些吃苦受累的,都十九岁了工作还是又脏又臭,所以他的发型和脸颊都是乱糟糟的,有一天他终于受不了了,滚进江里去洗了个澡,惊为天人的俊脸才终于肯展现在人们面前。

自己还长得挺好看的嘛。马天宇望着江水中俊美的倒影,想道。到时候找个看得上我的姑娘肯定很容易,然后结婚,生娃,盖房子。

他冲着江水傻笑着。

然而当他经过一个酒吧,然后被几个男人按倒在地时,他突然就希望自己要是可以长得丑一点就好了。

衣服被粗暴地扯开,吓到脸色惨白马天宇被小山村封建的思想禁锢着,一时还不能接受男生与男生之间发生这种事情。

身上的那个男人一边感叹着马天宇真是生了张欠艹的脸,一边将手伸入马天宇的后背大肆乱摸着,马天宇恼羞成怒,便使劲全身力气,给了那男人一拳,将那男人打翻在地。

于是几个男的便骂骂咧咧地冲着马天宇又踢又踹,一对多,根本没胜算,马天宇只能徒劳地用手死命护住自己的头和肚子,浑身的酸痛无力快要让马天宇直接昏死过去。

突然感觉那些地痞流氓停止了殴打,取而代之的是自己的身体被人托起的悬空感,马天宇惊慌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穿着警服的男人,他的身边还有好些个人,也穿着警服,那男人低头看了马天宇一眼,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又抬起头对那些不知所措的小流氓们说,“我们是警察,你们最好老实点,一个也别想逃。”

闹腾了一晚上,马天宇挂着大大的黑眼圈,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从警局里走出来,回家的路上不小心撞上了一个人,抬头一看正巧是昨天救他的那位警察小哥,他连忙鞠躬致谢这位小哥的救命之恩,反而弄得这位警察小哥害羞得有点手足无措。

“救你是我的职责所在,这是分内的工作,你不用道谢。”

马天宇置若罔闻,“那个,警察同志,我可以问一下您的姓名吗,以后等我发达了,我一定报恩!”

“名字?”男人被他炽热的目光盯红了脸,“名字啊…”他还当真低头思索了一阵,“哎,这样吧,你就叫我…L姓先生,要是以后真的有缘再次遇到了,再谈报恩的事情吧。”

糖果般甜美的笑容绽放在马天宇的脸上。
“好的,L姓先生。”

记一个脑洞Σ( ̄。 ̄ノ)ノ


先搁着,以后可能会写emm…


姜生小公主刚成年,就玩起了小叛逆,厌学早恋夜不归宿是一样不落,这让小公主的亲哥哥凉生很是担忧,姜生长得水灵动人,窥觊她的男孩数不胜数,这养了多少年的白菜,刚成熟就被猪给拱了,换谁谁都不愿意,何况是号称双标狂魔绝世妹控谁惹谁倒霉的凉生。
李云恺,姜生的小男朋友,是个律师,看起来还算是满脸正气,总比那些个盯着姜生的地痞流氓强,凉生抵不住姜生的软磨硬泡,便默许了这件事。
虽然他一点儿也不愿意。
姜生是个远近闻名的花痴,凉生长得十分俊朗,魏家坪入得了姜生的法眼的也只有凉生,所以呢,姜生从小到大的花痴属性也就只在凉生面前展现,可是毕竟亲哥,只能看不能嫁,姜生也是苦不堪言,现在好了,长大了,走出了魏家坪,外面的世界可比魏家坪丰富多了,帅哥美女一抓一大把,虽然没几个比得过凉生,可毕竟这么多年,看凉生看得腻了,姜生小花痴瞬间就被各种帅哥勾走了。
这个李云恺虽说是小姑娘的男朋友,可是,这小姑娘心中最重要最神圣的位置可不是云恺兄弟,而是当今火得发紫的一位音乐天才——苏星宇。
以姜生的话来讲,苏星宇那可是个帅到惨绝人寰人神共愤无人能及的Mr.right啊。李云恺时常会掀翻醋坛子,看着姜生看着电视里唱着情歌的苏星宇发出尖叫,便会气到双眼发红,四肢微颤,可每次刚想指责指责姜生应该多多重视自己的男朋友而不是偶像的时候,就会被正在看报纸的凉生冷不伶仃地瞪一眼,然后,秒怂。
不要惹妹控的妹妹,后果将会不堪设想。这点道理李云恺还是心知肚明的,更何况这个妹控还是凉生那种清清冷冷的,满脸写着切勿靠近的人,简直不要太可怕好吗!
据悉,音乐王子苏星宇将会H市举办一场大型的粉丝见面会,而凉生因为工作原因,也要去H市,这千载难逢的见面机会,姜生却不能陪同凉生一起,她哥给她下了死命令,叫她在Y市给他安安静静地念书。
姜生向来对凉生唯命是从,自家哥哥把自己的学业看得比天还大,这厢也便红着眼喃喃着答应了下来。不过呢,见面机会是失之交臂了,签名总该得有一张吧,凉生对苏星宇没多大兴趣,但耐不住姜生撒娇,好说歹说买了一张粉丝见面会的门票,收好姜生递过来的海报和专辑,答应小公主给她要到男神的签名。
那天夜里,凉生铺开海报端详了这个苏星宇很久,摸摸下巴,不禁感叹道:“现在的明星,一个两个都是细皮嫩肉,风姿绰约的,这个苏星宇…啧,怪不得姜生这么喜欢他,长得真是好看。”

《我本薄凉》

3
八年前的苏星宇,还是个一贫如洗的无名北漂。

“呃,你好。”
“先生您好。”
“请问这里是荣源典当行吗?”
“是的,请问您要典当什么呢。”
凉生礼貌地微笑着,看着面前这位背着吉他面色略显苍白的年轻人。
苏星宇抬起头来望着凉生,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又垂下头,轻轻地咬着自己的嘴唇。

“…我还没想好。”
“您慢慢想,没关系的。”

苏星宇想了多久,凉生就站了多久。

终于,苏星宇沉默着,把背上的吉他轻轻地卸下来,小心翼翼地放在柜台上,他抬头看看凉生,“我要典当这把吉他,我不大会理财,你你你随便给我多少钱都行的,但也不能太少了,这把吉他很贵的!我,我只要能管一个星期的饭钱,就行了。”

凉生没说话,只是点点头,抬手准备将柜台上的吉他搬下来。

“……”
“……”

搬不动。

“呃,那个,先生啊,您能不能把您的那个手,嗯…”凉生装作诧异地盯着苏星宇扯着琴包的手,掩不住嘴角的笑意。
“…对对对对不起!”苏星宇反应过来,立刻羞红了脸,匆忙松开抓住琴包的那只手,有些不好意思地挠着头。

凉生没忍住,笑出了声。

“您很喜欢这把吉他吗?”
“什么?”
“我说,您很喜欢这把吉他吗?”
“…嗯,很喜欢。”
“既然很喜欢,那为什么还要把它典当给我呢?”
“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身上一分钱也没有,只有这把吉他还算得上是个值钱的东西,到你这儿来换点儿钱买点儿吃的,总不能,让自己饿死吧…”
凉生看着垂头丧气的苏星宇,没有再说话。
突然,苏星宇抬起头,冲凉生露出了两排大白牙,语气轻快地说:“不过,我可是要成为天王巨星的人,等我当上了天王巨星,等我有钱了,我就拿十倍的价钱来赎这把吉他!”他的眼睛里闪着光,“所以老板,一定一定要帮我照看好它,我一定会成为天王巨星的!到时候,我还可以附送你一张签名照哦!怎么样?粉丝福利哦!”

噗嗤。
已经很久没有这么逗的人了。
凉生抿着嘴,将钱双手递给还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苏星宇。
“一千块,应该够了吧。”
“一千块?!”苏星宇惊讶地看了看满脸笑意的凉生,又快速地数了数钱,“这,一千块也太多了吧,我这个琴才一千多呢…”
“嗯,对的呀,这把琴一千多,我给你一千块,我还是赚了呀。”凉生趴在柜台上点点头。
“…哦,也对啊,不过老板,你的心真的真的太好了,这荣源典当行果然不是一家黑店!”苏星宇手里捏着那一千块钱,开心得像个孩子,凉生眨眨眼,他好像在苏星宇的身上,看到了曾经的那个纯真的自己。
和凉生嬉笑了一会儿,苏星宇一看表,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头,“哎呀,这都大中午了,我打扰到你吃饭休息了吧,哎呀真抱歉真抱歉,我的肚子也开始叫了,我啊也得去找个地方吃饭了,有机会再见了!”
苏星宇向凉生挥手,笑得极其灿烂,像太阳一样。
凉生盯着苏星宇脸颊上的酒窝,恍惚了一瞬。
“哦,先生,再见了!”

凉生依旧以谈话的姿势趴在柜台上,他静静地看着苏星宇逐渐跑远的身影沉思着。

接着他下意识地做了一件曾自认为很愚蠢的事情。

“嘿!天王巨星!”
“嗯?”
“留下来吃饭吧!免费招待你啊!”

就这样,他们相识了。

“我叫凉生,薄凉的凉,生命的生。”
“我呢,叫苏星宇,苏星宇的那个苏星宇。”

本不是一路人,却摸索到了两条平行线的交点。

他们谈人生,谈理想,谈如何去狂揍那些欺负人的大妈大叔。
他们在典当铺里酩酊大醉,他们像疯子似的跑去海边吹风,他们互相搀扶着走上天台。

那里有很多星星。
苏星宇很喜欢这些星星。

凉生说,他也和苏星宇一样有过梦想,曾经的他呀,和苏星宇很像,很善良,很傻。
凉生说,妹妹去了美国,爸妈去了天国,生活的压力压得他喘不过气来,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什么勇气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了。
凉生说,苏星宇就是一怂货,以现在这幅狗样,根本就当不了什么明星。
凉生说,如果苏星宇真当上了那什么的天王巨星,他就嫁给他。
凉生说,什么跟什么呀,星宇你别误会,我对谈恋爱没什么兴趣,我只是想安安稳稳有个家,不管这另一方是男是女。
凉生说,他很喜欢他呀,所以,他希望苏星宇会成功。
凉生说,苏星宇这么厉害,一定会成功。
凉生说,从现在开始,他就是苏大明星的第一个粉丝。

苏星宇一直没吭声,他只是紧紧地拥住快要化成一滩水的凉生,然后把他压至墙角,再吻上他的唇。

那天晚上,他们俩发生了关系。

后来,他们在一起了。

开始的感情。
很顺利。
没有什么大风大浪。

凉生陪着苏星宇鞠过无数次躬,磕过无数次头,求过无数个人,走过无数个城市。

典当行早已转让给了别人,两个人唯一的经济来源,便是凉生和苏星宇在求职之余到处做杂工赚得的一点盘缠。
还必须得省吃俭用。

苏星宇对此十分愧疚,他曾向凉生道过无数次歉,说凉生完全不用跟着他吃这些苦,后者却只是靠在他肩上轻轻地摇摇头,再亲吻他,叫他为他唱歌。

苏星宇弹着吉他,小声地唱着歌。
声音很轻,轻到只有凉生一个人听得到。

日子很苦。
但他们很幸福。

后来,苏星宇被一家有名的经纪公司赏识,知名经纪人眉姐挖掘出了苏星宇这个潜力股,立刻便开始大肆包装,作曲录歌,苏星宇一夜爆红,接着面对他的便是无数的关于参演广告,电视剧的通告。

苏星宇的工资,从一千,两千,涨到一百万,两百万;粉丝从一个,两个变成一千万个,两千万个。

苏星宇问凉生,这便是自己一直想要的吗。
凉生说,是的,恭喜你,你成功了。
凉生很开心,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

也许,自己真的成功了吧。

“好了,我们家的凉生小宝贝儿终于可以嫁给为夫了。”
“哎呀,早就嫁给你了。”

成名之后,苏星宇给凉生买了栋别墅,说是要赎回那把不值钱的吉他,而当凉生把那把吉他递给他时,苏星宇连人带琴一起抱住,笑着在凉生的脸上胡乱一通亲。

别墅很贵的。
把琴赎了。
也顺便把你赎了。

凉生的耳根子红得诱人。

苏星宇逐渐忙了起来,全国各地到处飞,眉姐嫌凉生麻烦,怕他成为苏星宇的累赘,凉生也不太懂娱乐圈的这样那样的事儿,不想拖着苏星宇,便附和着眉姐,拒绝了苏星宇硬要带着凉生的请求。

于是,他们两个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从最初的一天两天,到现在的一两个月。

苏星宇很少来电话了。

仅有的那几次,只不过是向凉生简短地解释一下他和某个女星只是捆绑炒作,根本就没有什么假戏真做,网上的那些新闻全是虚造的,叫他别信。

然后就挂断了。

凉生甚至没来得及开口说一句话。

《我本薄凉》

*主CP:苏星宇/简溪x凉生

*从来都不会站官配,邪教大旗由我来撑。

*哟,是否HE,取决于是否站对了CP。



*尝试着写一些自己喜欢的,文笔渣,不喜勿喷。


*全是老梗,毕竟我这智商也想不出什么新梗了。


*渣男控没救了。

1
凉生。
薄凉一生。

习惯了用冷漠无情装饰自己,没有亲人,没有挚友,没有伴侣,没有人关心,没有人爱。

他什么也没有,他早已习惯了一个人,孤独地生活。

曾经的他,单纯地以为苏星宇就是他的全世界,他爱他,惜他,怜他,守他,他发誓会用尽一生去陪伴他,终不过换来了苏星宇的一句抱歉。

一年前,苏星宇面带歉意地对他说,“凉生,抱歉,我不爱你了。”

他红着眼问为什么。

苏星宇只是尴尬地笑着,始终不敢直视凉生铁青的脸,凉生握紧着拳头,又问了一遍为什么,挠了挠头,支支吾吾的,像是在自言自语地说,“凉生,人心,是会变的…”

“我哪里做得不好?”

“不,不不不,你没有哪里不好,就,就是因为你太完美了,我,我才受不了了…凉生,我喜欢刺激,和你在一起的日子里,对,很美好,很幸福,但…太过于单调了…”

“苏星宇!我们在一起七年!整整七年!”

“凉生,真的对不起,我,爱上别人了,你就行一次好行吗,分手吧,就,就当是成全我们,好吗?”

凉生抿了抿嘴。
哦。
原来是出轨了。
苏星宇,你真狠。
这般羞于启齿的事到了你的嘴边,竟变得如此理所应当。
就像是。
就像是我错了一样。

凉生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好。”

“谢谢。”

凉生睁开眼,原本清亮的眸子被一层薄薄的,名为冷漠的神情掩盖,他瞧见苏星宇低着头向他道谢的模样,心便揪着疼,疼得要命,就连眼睛也耐不住这般疼痛,泪水蓄满了眼眶,仿佛下一秒就会喷涌而出。

可他硬是死撑着,不让眼泪掉下来,至少,不要在这个关头,不要在这个人面前,显得自己太可怜。

太可怜了。

那天半夜,凉生喝了不少的酒,却迟迟没有睡意,便仗着现在的自己是酩酊大醉,毫无意识地便跑去了苏星宇的别墅。

他准备扑到苏星宇的怀里装疯卖傻,大闹一场,若他还是执意要分手,再离开他。

他想最后吻一次他。

就一次。

凉生闭着眼,轻轻地敲了敲门,再迅速地躲到一边花丛中,做贼般地盯着那扇熟悉的门。

门开了,开门的人却不是他心心念念的苏星宇,而是另一个长得清秀漂亮的男子,他穿着宽松的浴袍,袒露在外面的肌肤上青青紫紫的吻痕刺得凉生的眼睛疼。
凉生轻轻地拍打着自己迷离的双眼,他沉默地躲在花丛中,看着那个男子诧异着脸,向门外张望了一会儿。

“宝贝,是谁呀。”门内传来苏星宇慵懒的声音。

凉生猛地捂住嘴,留下一滴泪水。

“没人呀,真是见鬼了。…嘿,该不是那个凉生吧,你和他还纠缠不清呢。”

“哪有,我今天早上已经和他说清楚了。”

“甩了?”

“分了。”

“哟,玩腻了就扔了?你还真是个渣男。那,现在和我呢,也是玩玩儿?”

“当然不是,我是真的喜欢你,至于他…算了不说这个,既然门外没人,就赶快回来吧,我们继续。”

我们继续。
我们继续。
我们继续。
凉生看着慢慢掩上的门,出了神。
自己的所谓坚持,真的像个笑话。

三月和煦的春风吹在凉生薄凉的衣衫上,竟有些刺骨。

不久后,凉生便走了,离开了这座城市,离开了这个国家。

一走,就是一年。

2
又是春天。

“一年了。”

凉生微微抬眸,用修长的手指挡住并不刺眼的阳光,透过指缝的阳光在凉生的脸上撒下些许光斑,凉生闭上眼,安静地被春色笼罩着,享受着繁忙的工作后些许的轻松。

闲来无事,买了一杯咖啡,便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看着不远处嬉戏的孩子发呆。

“嘿,想什么呢?”
凉生一惊,忙向声音的源头望去。

“啊,是你呀。”
是简溪,刚来公司上任的实习大学生,也是他在这个国家认识的唯一一个能聊得上天的朋友,凉生觉得,简溪总是很快乐,很幸福,他好像没有什么烦恼,因为他总是没心没肺地笑着,总是想方设法地逗沉默寡言的自己开心,他从不会抱怨这个埋怨那个,他很阳光,也很体贴。

这般美好的他与孤独卑微的自己,还真是两个世界的人。

差太多。

可,即使是习惯了黑暗的自己,也会有那么几个时候,渴望拥有光明。

所以,发自内心的,凉生喜欢和他呆在一起。

碰巧的是,简溪的相貌和苏星宇有几分神似,这让凉生第一次见到他时,惊得跌坐在地上。
只不过,简溪是温暖的,而苏星宇,他是冷俊的,没有心的。

简溪是凉生疼爱的小弟弟,苏星宇是凉生不愿回忆的噩梦。

毕竟,曾经有多爱。
现在有多疼。

“想什么呢,嗯?”
“没什么啦。”
简溪地蹭到凉生的身边,突然一个飞扑就趴在凉生身上不肯下来了,他瞪着亮晶晶的眼睛,捏了捏凉生的脸,“那你一个人在这里干嘛呢?”

凉生打开简溪在自己脸上作怪的手,故作嗔怒道,“怎么跟个孩子似的,没大没小,我想一个人坐在这儿吹吹风,看看景,哪知道啊,你这个难伺候的小祖宗跑来了。”

简溪翻了翻白眼,冲凉生孩子气地嘟了嘟嘴。

这样的简溪。
真的很像一只猫。

很多年以前。
他一无所有的时候。
他也会这样趴在自己的身上撒娇。
那时候的自己在他的怀里一动也不敢动,脸红得像是要滴出血来。
那时候的他,也像只猫。

只不过到了现在,他事业有成,猫咪变成了老虎,剩下的,只有物是人非的感慨。

哎呀,想他干什么。
凉生使劲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干嘛呀。”简溪见状,皱着眉头,伸手去揉凉生的额头。
后者却笑着说,“我想在公园散散步,一起吗?”
“你这是要和我约会的节奏啊。”
“…去不去。”
“去去去!”

今天,峰峰绿了吗?
就听见草哥说!他说峰宇中这点绿算什么!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